文:董恪宁

槟城的未来,将会怎样?民政党署理主席胡栋强先生的〈人数多却毫无作为〉提到了方圆17平方公里的居林国际机场(KXP);相较之下,槟城机场占地,只有微不足道的3.3平方公里,即便扩建,也不可能超越居林预期的面积。

什么意思?胡先生说:两者相差五倍之多,明眼人一看就知,绝对不是吉打州政府所说,机场(纯粹)用作货运。据此置喙,日后必将“威胁槟州国际机场,也必定威胁槟州经济”。

胡栋强先生此见,当然不是想太多。纵然居林机场仅仅用作货运,想必也会扭转目前的货流和运输;空运自会通过吉打来来往往,而不再经过槟城空间有限的旧机场了。

7月5日《新海峡时报》的报道所点出的,正是核心的转变:身为东南亚最大的货运枢纽,居林国际机场行将扭转了马来西亚的游戏规则(game changer for Malaysia)。

- Advertisement -

8月28日《星报》的新闻,证实这点,居林机场建有两条跑道,规格仅在拥有三条跑道的吉隆坡国际机场之下。记者援引航空专家的话说,据此设计,机场可以每个小时放行60趟班机启航和落地。对比之下,槟城机场的跑道仅有一条。

然则,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认为,两地的机场,彼此实可互补互惠,而不是相互竞争。槟城机场仍然继续服务千里迢迢而来的国际游客,甚至由此转入浮罗交怡游山玩水。

慕克里所言,部分也许是对的,但是,一旦居林国际机场全面运作,甭说相隔只有120公里左右的亚罗士打机场如何生存;150公里之南的怡保机场,今后恐怕也必然因此深受影响,而陷入困窘之地。

尽管这样,思虑居林国际机场的地理位置,既然不在马来亚半岛中央,而是偏在西北一角,如何全面地顾及全国大城小镇的需要?对此,唯一可以想到的理由,或许泰南克拉运河的造建,彻底地改变了海上运输的线路。

这么一来,现有的海路不但至少缩短1200公里,交通繁忙的马六甲海峡航道,也随之被边缘了。明显的是,新加坡的利益首当其冲。然则,位在居林的工业区、科技园以及国际机场,是否可以因此吸纳新加坡现有的顾客群?

- Advertisement -

可是,相比居林,克拉运河的位置,其实距离浮罗交怡,要近多了。那么,有何凭借可以佐证居林可以从中得到好处?何况,克拉县本身,心中想必也有自己的一套盘算和规划。考量这些,居林国际机场最终的优势何在?

如果居林国际机场的定位,为东南亚最大的货运枢纽;吉打的州政府如何信服五湖四海的商人,今后要把他们的货源都运到这里集体发配?倘若货源的目的地是印度或者西亚之地,他们是否倾向选择直往真纳(Chennai)或者杜拜的港口?

身在全球化的地球村,市场很多既定的成规,都逐步改变了。货流的输送,已经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一回事。居林国际机场再大,也只是其中的一个接口。要怎么选,时间、价格、效率,都是关键的因素。居林要笑到最后,想必还有漫长之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