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半年多,卷门在哪里?” , “你们(希盟政府)能不能做?不要再让我们等了!”

这是一名欲在垄尾新巴刹营业不果的陈小姐和一名因心疼其母亲每天到垄尾新巴刹做生意,但却是天天空手而归的黄先生,向槟州希盟政府喊话。

不愿具名的黄先生透露,他与那里的小贩多次向当地国州议员及槟岛市政厅反映垄尾新巴刹的问题,最终于今年2月获得当地国州议员承诺,将赞助那里巴刹的摊格装上卷门的安装费,但到今天却什么都没有。

他说,在议员们给了承诺后, 他不时向有关当局作出跟进,而所得到的回应先是“槟岛市政厅没答应小贩要装铁门”;州议员助理先是说“铁门做好了,只等装上去”,而后却又说“在等相关信函”等等反复无常的回应。

- Advertisement -

他说,这里的小贩从今年1月等到现在,行动党议员答应的卷门没看到,只看到市厅在厕所装有的握把。这也是得多次投诉和看槟岛市政厅官员的脸色后才争取到的。

他说,尽管这些承诺没有黑纸白字,但各报都已刊登了,足以证明他们已作出这项承诺。

小贩还等着州政府装上卷门后,再回来营业。

担心货物被偷 小贩迟迟未营业

另外,陈小姐透露,小贩们基于这原因,担心货物被偷窃,而迟迟没到那里营业。有者还等着州政府装上卷门后,再回来营业。

“我们有心在这里做生意,当中有约10名业者更自己掏腰包装卷门。我本身就花了约1200令吉做卷门。有关当局先是说,自行装卷门的业者可以事后憑单据拿回那笔钱,但如今却告知我们不能拿回那笔钱了。”

她说,尽管她已装上卷门,但因为这里人少,店铺又在较隐秘的地方,觉得危险,因此只开了几天的店,就没再开店了。

“难不成得等到明年?”

他们俩不解为何槟州政府,尤其是当地的国州议员迟迟无法兑现他们的承诺。半年已过去,难不成得等到明年?

“其实,我们只要一句话,你们(行动党国州议员)要不要做?不要再让我们等了!因为再这样下去,人潮没有了,这座巴刹将变成白象计划,没人会再来了。”

“现在我们担心的是,2个月后,若市政厅向我们收租金,没有收入的小贩如何缴付这笔钱?这里一般的摊格租金是每月150令吉,面积较大的摊格则是230令吉,另外再有维修费每月30令吉。”

胡栋强斥州政府勿选票拿了,却不兑现承诺。

斥州政府拿了票未兑诺

民政党槟州主席胡栋强斥责行动党槟州政府勿选票拿了,却不兑现承诺。

他说,上届大选,垄尾一带的选民可说多是支持行动党,当时还是槟州地方政府主席的曹观友也与现任的州议员杨顺兴到那里巡视巴刹,并给那里的小贩带来好消息,如今巴刹建了,但所承诺的卷门却是空承诺。

- Advertisement -

他是于日前接到投诉后前往该巴刹了解情况。他说,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和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在2月巡视巴刹时承诺将赞助约10万令吉,为110个摊格安装卷门,还说小贩将可在今年4月正式在新巴刹营业。

“如今4个月已过去,连一个门都没看到。小贩和我们也不知道,这问题能在几时解决,明年还是要等到下届大选前?”

他促请去年5月7日大选前2天给小贩们捎来好消息的现任首长曹观友和当地国州议员正视这问题,让我们小贩安心营业,不要让这巴刹变成=白象计划。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