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圆佛堂入口外观。

中路大圆佛堂建成至今144年,佛堂后院不但保留二战时期防空洞,早年更曾由堂内斋姑制作“素峇拉煎”闻名。但大圆佛堂后方一带将兴建30层楼酒店,酒店打椿工程或影响百年大圆佛堂建筑结构,面对坍塌危机。

大圆佛堂建于1875年,至今已有144年历史,是古迹庙宇。

罗崇辉:发展不应危及佛堂建筑

大圆佛堂助理罗崇辉强调,佛堂将向槟岛市政厅寻求保证,即上述酒店发展计划不会影响老佛堂建筑结构。

“我们不反对任何发展,但任何发展都不应危及佛堂的建筑结构。何况,大圆佛堂还是一座古迹佛堂。”

他周四在佛堂召开记者会上,作出上述表示。罗崇辉也出示槟岛市政厅于8月22日来函,通知业主可针对上述酒店发展计划,在信件发出的21天内作出反对或其他反馈。

- Advertisement -

他指出,大圆佛堂作为古迹建筑,早已年久失修。数年前更遭白蚁侵蚀而厨房倒塌,后院也曾被大风吹袭崩塌。

“所以这建筑很脆弱,经不起折腾。我们必须当局保证,任何发展计划开动,打椿工程是不会影响大圆的。我们也向乔治市世遗机构申请拨款,希望可复修大圆。”

防空洞入口旁设有多个气孔,为保持洞内空气流通。

王琛发:大圆佛堂内 藏青莲教典籍逾千本

据到场考察的中国闽南师范大学教授王琛发说,大圆佛堂建筑可分左、右两座,右边为建于1875年,只供男善信参拜使用的“大生佛堂”,和左边供女众使用、建于1883年的大圆佛堂。

他指出,大圆佛堂由来可追溯到1850年代,中国青莲教下南洋。青莲教于1871年派出重要人物张东初南下传教,最后选择以槟城为据点。

“青莲教目前是全球宗教研究的热门显学。据了解,大圆佛堂内藏有的典籍,远比中国收藏的更为完整,所以拯救大圆佛堂的建筑和文献,刻不容缓。”

他说,现藏于大圆内的青莲教典籍,约有近百种类,全数约逾千本。因此,大马道理学院将委托本身,以及来自日本东京学习院大学的青莲教专家武内房司教授,一起担任大圆佛堂典籍数码化的顾问,以尽快保存所有典籍。

数码化典籍的所有经费,将悉数由大马道理学院承担。

“来自全球的宗教学者,时常来大圆做资料研究。我们不要资料分散或失窃,一旦成功数码化,世界的学者都可通过网络共享资料。”

王琛发带媒体到后院探看建于二战时期的防空洞。

后院防空洞建于二战时期 斋堂大灶炉煎制素峇拉煎

据王琛发指出,昔日青莲教于现下槟城人而言,更熟悉的叫法是“斋堂”。青莲教最大意义,实际是中国的一个宗教社会运动,来到南洋后在华人集中地区,创立私塾、收养孤儿,教导寡妇或穷人从事手工业或从商,自力更生。

“在槟城,很多佛堂后方都建有大灶炉,目的正是教导妇女烹煮,教她们一技之长。得以谋生。佛堂也靠这门手艺维持经费开销。”

大圆佛堂的“招牌”,正是素峇拉煎。走入佛堂后院,这个百年灶头还在,其他石磨和石椿等都一应俱全,摆放院里。罗崇辉说素峇拉煎制作直到前主持于10多年前逝世后,便不再制作。

“佛堂早前收养的孤女,一直住在庵里,一起做素峇拉煎供应给素食店。后来,人愈来愈少,就没有人手制作。”

大圆佛堂当年以制作”素峇拉煎”闻名,后院教授妇女烹煮以学习技能的大灶头仍在。

王琛发说,槟城佛堂各有所长,本身早前到访大山脚一家佛堂,佛堂负责人一听大圆之名,便提及早期该堂会以本身制作的红龟,跟大圆交换素峇拉煎,可见佛堂之间会“物物交换”,以此支持彼此运作。

- Advertisement -

他形容,这些佛堂兼习儒、释和道三教正宗。既是学禅宗修心、道家练内丹气功,身心强健后便要学儒家入世救人,比如教导妇女自力从商,也是当时一个重要妇女运动场所。

王琛发也带媒体参观位于后院的防空洞,相信建于二战时期。防空洞内空间不大,大约可容纳逾10人,洞口旁更设有多个气孔,以保持洞内空气流通。

“我希望可尽力保存大圆佛堂,未来发展成文化交流中心。”

大圆佛堂信托人白丽森(左)和罗崇耀一起出示槟岛市政厅来函,并表示不反对发展计划,但要确保佛堂建筑不受影响。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