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者)拉文德(左1)、莫希丁阿都卡迪(左2)、曾瑞清(右1)、站者莫哈末赫万(左2)、里查米(右2)与洛莎林(右1)促请州政府采取措施,以能够真正的帮助到低收入的他们购买房屋。

槟城消费人协会认为,槟州政府实施的30%条款没帮助到低收入群,反而让一些不负责任的发展商使计敲诈。

因此,槟城消费人协会促请州政府采取措施,以能够真正的帮助到低收入的他们购买房屋。

槟城消费人协会主席莫希丁阿都卡迪于周四召开在记者会时说,虽然州政府之前已召见发展商,并警告他们勿逼迫购屋者购买装修配套,但发展商却无视该警告。

他说,州政府规定公寓需备有停车位,可却没限定停车位的价格,以致发展商可随意定价。

“此外,装修配套的价钱等于房屋的40至70%,而有关工作成本只是价格的一小部分。”

- Advertisement -

为此,他促请州政府采取4项措施,包括限定停车位的最高价格、接管发展商的房屋抽签工作、扩大30%条款的范围及停止叫“成功”申请者去发展商办事处。

出席者尚有槟城消费者协会投诉组主任拉文德。

洛莎林:停车位货不对版

部分购屋者也通过槟城消费人协会申诉他们所面对的购屋问题。

其中一名无工作者洛莎林(56岁)申诉,她患有纤维肌痛症(Fibromyalgia)、颈椎病(Cervical Lumbar Spondylosis)及眩晕症(Vertigo)。

她于2016年成功申请4万2000令吉的廉价房屋后,便拿出个人储蓄缴付3万4000令吉的装修费及购买3万5000令吉的停车位。

她续说,她于2017年2月迁入其单位后,发现发展商原告知的停车位结构货不对版,令患有眩晕症她无法驶入位于5楼的停车位,最后被逼把车停在“先到先得”的停车位。

她也说,她等了逾20多年才申请到该单位,但寻求更换停车位时,发展商、州政府与其他机构在这两年里都无法给予帮助。

里查米:装修配套不明确

客户服务专员里查米(45岁)指出,发展商没清楚列明装修配套的详情,也没给予足够时间,就让其母亲签购装修配套。

她说,其家庭自90年代便提出申请,但其父亲逝世后,其母亲方于两年前成功获得州政府分配的中廉价房屋。

她续说,虽在其要求下,发展商有将原18万令吉的房屋配套降至16万令吉,但由于房屋工程还未竣工,所以无法看到其单位结构,却要求其母亲签购装修配套。

她指出,她们至今也需每月缴付260令吉的管理费,可目前房屋尚未竣工,还需继续在外租屋。

曾瑞清:被逼自费装修

障友兼网卖商家曾瑞清(37岁)说,她是于2年前以17万4000令吉购买中廉价房屋,但基于发展所提供的装修配套无法配合其需求,她被逼自费重造单位入口处及厕间的斜坡。

她说,在签署装修配套时,她曾要求发展商列出有关的装修详情,可发展商却表示,买屋需接纳该配套,若她不要,还有别人要。

她续说,她现与其75岁的父亲同住在位于7楼的单位,除了入口处及厕间问题,发展商为方便她出入,有特分配她靠近电梯的普通停车位。

- Advertisement -

莫哈末赫万:反映问题没获回应

另一名公务员莫哈末赫万(30岁)说,他是以13万令吉购买中廉价房屋,但获得的单位是角头间,且停车位也不方便。

他说,他曾向发展商反映该问题,可他们置之不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