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伟益

小时候,每年的国庆日我总会很早起床,不忘扭开电视来看国庆日游行直播。即使长大后没有再看电视直播,但心中对国家的那份爱始终未减。

然而,今年的国庆却让我完全提不起劲来,即使早前所买的一面国旗,如今还是没有把它挂了起来。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倒是第一次在住家窗外挂上国旗,兴致勃勃要庆祝马来西亚第二次独立,但一年后个人的心情却完全给翻转过来了。

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是这个国家病了,还是当权的政府有问题?我很清楚,爱国毕竟不等于爱政府。但是,若当权者无视人民的意愿,坚持他们所做的都是对的,甚至还要拨弄种族及宗教之间的关系,我们还能对这个国家寄以厚望吗?

即使爪夷文字的政策乃是国阵当权时所通过的决定,我们亦需理解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一旦把这个政策纳入教学纲要,要当权者把这个政策否决掉绝非是轻而易举之事。但是,这不代表我们当权的执政党领袖,就可以忽视人民的意愿,进而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来为政府辩护。

- Advertisement -

针对董教总不满爪夷文字的政策而发表激烈的言论,这不代表首相就可以随意标签董教总为种族主义,进而要警方采取行动来对付董教总。董教总领导可能一时分不清爪夷文及Khat而模糊了反对的重心,但是若要以此作为理由来对付董教总,当权者肯定会触怒整个华社。

至于扎基尔的课题,我们一直不能理解为何政府竟要善待这个被印度通缉的人物,甚至不敢撤销他所获得的永久居民地位呢?为何我们的首相要担心扎基尔的去留问题呢?只要他的永久居民地位被撤销,这个人过后要到哪一个国家去,都不应该是我们所操心的问题!

我们这个国家有太多太多值得政府所关注的问题,这包括经济、就业、教育等方面的问题。我们在上一届全国大选所投下的那一张票,就是要新的政府来改善人民所面对的问题。即使马哈迪还想做回过去的马哈迪,但是人民绝不会像过去般轻易买您的账。

- Advertisement -

如果要我们支持过去的马哈迪来领导这个国家,进而搞到这个国家族群分裂、宗教对立、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我敢相信绝大多数的国人今天情愿把这个机会交给安华,至少让安华有机会证明他其实有能力及诚意解决这个国家所面对的问题。

我不敢奢望马哈迪的内阁改组会带给我们什么新希望,即使内阁部长的职务有所调整亦改变不了一些部长表现差强人意而形成的负面观感。整个内阁的政策方向不一致,好的政策被其他利益考量排挤掉而出不了笼,不好的政策却无限期被延续下去,试问这个国家又要怎样进步呢?

既然马哈迪都说了,出任首相不是他喜欢做的工作,那么,他为何又要霸着位子不走人呢?这个国家不会没有了谁就不行的,选贤与能从来都不是一件难如登天之事。但是,任何错误的决策若无法及时制止,恐怕只会把这个国家带上另外一条不归路………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