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董恪宁

一年之前,希望联盟的领袖,男的是男神,女的是女神。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得到两岸选民的喝彩。纵然偶有错口,几乎每一个粉丝都愿意宽容体谅,纷纷以肉身力挺到底。

一年之后,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街上的口水,网上的贴文,手机的组群,相互讨论和传送的,轻的调侃,重的谩骂。这个男神,那个女神,有的被丢瓶子,有的被丢香蕉皮,有的被问候祖宗十八代乃至祖宗八十代。

身为前律师公会主席的安美嘉如今也看不下了。她推特发文坦然表达自己的失望:曾经,我们以为(希望联盟)他们不一样。此处的关键词,显然正是“曾经”两个字。

可是,为了保住权力,游戏规则一百年不变。安美嘉评估了部长的KPI,一肚子的嘀咕:“艰难时刻,部长如果软趴趴,无能为力,我们还可以指望谁?政府没有定位正确的道路,那么谁才有这个能耐呢?”

- Advertisement -

诸如这些,所反映的,当然不是安美嘉的一个人的判词,而是这个国家百姓共有的想法。但是,走在路上,听到甲乙丙丁的嘘声,领袖似乎还不当一回事,将之当作夹道的欢呼声。

对民主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而言,也是那样,问题不大。尽管民间上下普遍怀疑,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希望联盟的前景曲曲折折,他仍然一口咬定,希盟能继续赢得绝大多数的议席。

林吉祥凭持的理由是,相较巫统和伊斯兰党的结合,依附在其中的马华公会和国大党,希盟仍是首选。因此,面向盗贼和神权的联盟,人人的答案,清亮而明确,唯声声“不”!

话虽如此,林吉祥也知道,接二连三,浮出水面的课题,正在改变大家的判断:短片、爪夷文书法、扎基尔和莱纳斯。如果往前追溯,拖棚歹戏当然不止是这一些:政令的改革、立法的方向、公务的体系、行政的管理、执法的流程,都是如此。华教的诉求,自然也不例外。统考的最后一里路,如今悄悄地退到第一里路。年度的财政预算,取消了拉曼的三千万拨款。师资的捉襟见肘,窠臼依旧。小拿破仑和嚣张跋扈,一如既往。沉痾宿疾,兜兜转转。

踌躇满志的多元建构,振聋发聩的平等地位,如今重读,似乎只是一张不吝溢美之词的墙纸。雷霆万钧的文案,洋洋洒洒之造句,感动人心,催促选票;为政已得,则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

- Advertisement -

当初的“我们都是一家人”,转眼之间,仿佛都是隔壁家的外人,被当作千里之外的外国人,有的时候甚至视同仇人。既然这样,林吉祥如何确保希望联盟按照大选宣言的五大核心之承诺,重建国家之政体和政策?

所谓团结,所谓自由,所谓公正,所谓卓越,所谓廉正,仍然只是梦想。可惜,装睡的希盟,还不愿清醒过来,坦然面对梦境之外的现实,已经不是509前那个大气磅礴的时刻,乃至出现“留取蛋清照中心”的咄咄怪闻。

再过一年,希盟的行情,将是越好,还是每况愈下?人心的凝聚,不仅是国庆游行的壮观,而是每一个日子的和睦共处。身为党国之元老,林吉祥想必有所体会,21世纪的政权,犹如一部手机:坏了,自然会被换掉,连修复的机会也省下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