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杜敏怡

尽管私立大学与学院提供的选择众多,但部分学生在申请大学预科班失败后,仍坚持就读大学先修班一年级,以为进入国立大学或方便他们申请外国大学的奖学金。

对于教育部增加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学额一事,部分受访的校方认为该议决导致校内的大学先修班一年级学生变少,因为大学预科班的课程时间较短,且有助于学生申请所要的大学与科系,通常获大学预科班录取的他们都会选择接受。

然而,部分校方却认为该议决并未影响大学先修班一年级的学生人数,而有关人数变少是因为中五生的成绩造成他们无法就读大学先修班。

教育部长马智礼较早前指出,内阁已同意增加大学预科班学额,即从原本的2万5000个增至4万个。

他指出,希盟政府认为需要增加理科学系的学生名额,而大学预科班里的该科系学额,也有增加的必要。

- Advertisement -

“这项决定也被视为一种最好的方式,让各族学生有机会申请就读大学预科班。”他说,内阁也决定,大学预科班将维持90%的土著学生固打制,以鼓励土著学生往科学领域发展。

陈伦瑛:锺灵入读率减

槟城锺灵中学学生事务副校长陈伦瑛接受《光华日报》的访问时说,在教育部扩大大学预科班学额后,该校面临大学先修班一年级学生变少的局面。

她说,大多的中五生认为大学预科班的课程时间较短,且有助于他们申请所要的大学与科系。因此,获大学预科班录取的他们都会选择接受,而该校每年平均有近60位的中五生成功申请大学预科班。

她续说,尽管私立大学与学院提供的选择众多,但部分学生在申请大学预科班失败后,仍坚持就读大学先修班一年级,以为进入国立大学或方便他们申请外国大学的奖学金。

她指出,该校今年大学先修班一年级的学生为106人,其中理科生为96人,而文科生则为10人。

她透露,除了50%的原校生,该校的大学先修班一年级也有来自柑仔园修道院国民型华文中学与槟城菩提中学学生就读。

卢思冰:恒毅稍减1%

恒毅国民型中学校长卢思冰说,由于该校非控制中学,中五生的成绩属中等,所以自教育部狂增大学预科班学额后,该校大学先修班一年级的学生人数稍微减少,约有1%。

“原校的他们就读大学先修班一年级是因为(一)本校是来自中低阶层家庭的他们进入国立大学唯一的管道、(二)学长姐的高级教育文凭成绩不错,间接让他们抱着尝试的心态就读、及(三)部分成绩优异的他们是以进入全球名牌大学为目标。”

她指出,虽往年该校约有80%的大学先修班学生成功进入国立大学,但大多的他们都得不到想要的科系。惟,该情况于今年方有好转。

她续说,该校今年的大学先修班一年级的学生由原校学生占多数,而相比于文科生,理科生也较多。

黄爱娥:中华未受影响

孔圣庙中华中学大学先修班副校长黄爱娥说,虽教育部狂增大学预科班学额,但该校大学先修班一年级的学生人数并未受其影响。

“这是因为之前甚至有部分学生因无法适应,拒绝进入大学预科班就读。”

她说,该校的大学先修班一年级学生变少,是因为中五生的成绩不是很好,只有50%的他们有资格就读大学先修班。

她续说,该校往年有超过95%的大学先修班学生成功进入国立大学,而今年则有100%。

她也说,该校自2001年开办大学先修班以来,从未增设文科班。为此,目前只有26位大学先修班一年级学生,其中原校生居多。

江彦修:先修班课程较深入

- Advertisement -

正当中五生都在“觊觎”大学预科班学额的同时,槟城锺灵中学大学先修班一年级学生江彦修说,纵使他成功进入大学预科班,可在有关学院上课后,却发现自己难以适应院内环境。因此,他最终才选择重返原校就读。

他说,两班的课程差不多一样,只是大学预科班需要在10个月的时间内完成,而为期1年半的大学先修班课程也较为深入。

他也说,他进入国立大学的欲望没有太大,反而较希望成功申请外国大学的奖学金。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