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敬文

去年五月的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全国的合格选民除了砂拉越及三个联邦直辖区都投下了两张选票,一张是选出国会下议院的议员,另一张则是选出州立法议会的议员。大家一般都把国会下议院的议员称为国会议员,州立法议会的议员则称州议员。这些由选民在大选投票选出的议员的任期是五年。所以我们一般说每五年就大选。

大家都知道国会就是国家立法的机构。国家所有的法令包括宪法都是在国会通过的。而宪法就阐明选民的资格,最久五年就要大选,国会有民选的下议院议员,也有委任的上议院议员等。此外,大家也知道在大选中获得国会下议院多数议席的政党,将组成政府,该党的领袖将会是我国首相。这也源自于宪法。而这就是所谓法治的体现。国家的治理都有法律的依据。

因此,政治人物或政党领袖,尤其是想当议员的,需对法律有所认识。关键是有所认识是到什么程度?从政者对法律的基本认识是不是和不从政的一般老百姓对法律的基本认识一样呢?如果需比一般老百姓更懂法律,难道只有律师才“有资格”从政吗?

假设今天首相敦马请假三个月,其职务必需有人代职。问题是由谁来代首相的职务呢?副首相是当然的代首相还是内阁的任何一位部长都可以担任代首相?在一般的社团章程里都会提到,如果主席告假,将由署理主席代职。如果以这逻辑推论,副首相是当然的代首相了。

- Advertisement -

可是,宪法里并没有“副首相”这个位置。宪法里明文提到首相及部长们组成的内阁;也提到副部长的委任,就是独缺副首相。由于现实中的副首相也是内阁成员,所以从宪法的角度来说,副首相是一位部长。因此,副首相不是当然的代首相,内阁的任何一位部长都有可能是代首相。

- Advertisement -

前阵子,多位国会议员退出巫统,过后加入土著团结党。不少在野党领袖借用这些跳槽事件特别针对槟州政府大做文章。理由是因为槟州政府在2012年11月的州立法议会中通过了所谓的“反跳槽法令”。不少政治人物,不论是在致词或发文告都用“反跳槽法令”的字眼。

事实上,当时的州议会并没有通过一项反跳槽的新法令,而是通过修改槟州宪法,加入新的条文,明文规定,如果州议员在任期内退党,其州议席将被悬空。由于是槟州宪法的条文,国会议员当然不受影响,其他州的州议员也不受影响。

不可能每位政治人物都是律师,但是也不能只懂一般老百姓所懂的法律。对法律有着比较深入的认识,必然能加强政治人物对个别课题的掌握。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