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恩霆

最近,莱纳斯稀土厂课题闹得沸沸扬扬。6名行动党部长公开表达反对的立场,但是否有在内阁表达其不赞成莱纳斯稀土厂获准更新执照长达6个月的立场呢?我们就不得而知,因为青年及体育部部长赛沙迪说没有内阁部长反对此事。

行动党秘书长兼财政部长林冠英承认无法说服敦马放弃延长莱纳斯稀土厂执照,但他话锋一转,却说这也证明了行动党没有控制希盟政府。

行动党曾经表示行动党在民联或现在的希盟都平起平坐,万事都有得商量,也表明他们有能力制衡敦马,而这完全是回击了马华在国阵内部被视为巫统小弟的印象。若说华裔选民把所有的期待从马华的身上转移到行动党那里,其中一个因素是因为行动党自称在其政治联盟当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也不为过。

然而,希盟执政中央一年余,行动党给人的执政印象完全否定了平起平坐的说法,甚至被讥讽为马华2.0。秘书长林冠英常把“去问首相”挂在嘴边之外,也不时在重要议题发酵之时,选择默不作声。每当碰到华社棘手课题时,行动党不是静静,就是转过身子,要求华社不要从种族角度出发,不要种族化任何课题,抑或是回家照镜子。

- Advertisement -

行动党所谓的平起平坐,其实碰到政府体系,一切都会变成多余的。难道国家课题需要搬到希盟主席理事会开会决定吗?看看首相敦马委任拉蒂花出任反贪委员会主席的决定上,他声称作为首相,有绝对的权利去推荐任何人出任该职位。首相的言论没有错,他的确有这个权利。

与此同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敦马完全不受制于希盟各个成员党党魁的约束,而这一项委任实实在在地违反了希盟竞选宣言,即不会政治委任政治人物出任政府职位。但显然的,在违反竞选宣言如此重大的课题上,行动党和公正党与诚信党并不能左右首相的决定。

- Advertisement -

行动党昔日调侃马华当家不当权,而今日的行动党看似也在经历这一个过程。最为悲哀的是,行动党的国会议席是比土团党多的(行动党42席 VS 土团党26席),但却卑躬屈膝地向土团党的敦马说项,这将让华社的势力进一步地被侵蚀。

行动党拥有95%的华裔支持,拥有42个国会议席,比昔日的马华更强盛,但却依然遭到敦马的完全操控。事实上,行动党或公正党都可以以本身所掌握的席位,与敦马展开筹码谈判,两党加起来都有92个席位,距离独立执政仅仅是10个席位而已,但却不知道行动党和公正党何以唯唯诺诺呢?

目前的执政党之间的博弈将让其他友族看到,即使百分百华裔支持的政党,也始终没能改变华裔的命运,而这将导致华裔的命运更坎坷不安,尤其是如今不存在着另一个实力相当的华裔反对党在外施压敦马和土团党。所谓的平起平坐,实际上已是空谈。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