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次排中)抵达吉隆坡法庭,准备出庭聆听1MDB案件的开审。

控方将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案周三开始的审讯中证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商人刘特佐在一马公司丑闻于2015年7月初爆发后,千方百计的掩盖其犯罪踪迹。

受委为高级副检察司的联邦法院前法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在其开庭陈词指出,有人伪造文书,以当成是来自一名阿拉伯王子的捐款。

“这些文书包括信函和4张支票,每一张的数额为2500万美元,开具者据称是阿拉伯捐款者,但这些支票从来没有要兑现,也不曾兑现。”

“控方将出示证据,以证明被告千方百计的要逃过司法,他干预此案的调查,也就是大家所知的一马公司丑闻。”

“他千方百计的要掩盖其罪行,控方将援引所有证据来证明被告在犯下他被控的罪行时,存有犯罪意图。”

- Advertisement -

他说,此案的资金来自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也就是许多人所熟知的一马公司(1MDB),其前身是登嘉楼投资机构(TIA)。

他指出,被告在将它名字改为一马公司的过程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并修改公司章程,以让他全权掌控与公司业务有关的事项。

“简单来说,他是该公司的全权代表(plenipotentiary),而且,他是该公司的顾问局主席。

“他利用这个职位,以及首相和财政部长的身分,以采取特定的行动,以向一马公司董事局施加影响力,旨在仓促的情况下执行特定的不正常交易,被告的最终目的是为自肥,他成功做到。”

另外,斯里南指出,一出精心策划的大剧上演,部分人物在不同阶段有着各自的角色。

他强调,被告本身扮演重要角色,其目的就是要中饱私囊。

他说,虽然此案有4个阶段,但每一阶段都必需被看成是连续的情节,因为是被告事先铺排好,以捞取利益。

“在这出大剧中的一个重要人物是名叫刘特佐的男子,他是逃犯,他涉及登嘉楼机构和后来的一马公司。”

他说,控方将证明被告以其言行,向一马公司职员和其董事局等清楚表明,刘特佐是他的“另一个我”(alter ego)。

“事实上,刘特佐是被告的镜像,控方将确立事实,以做出无可辩驳的推理,借此证明刘特佐和被告在所有犯案时间的行动,如出一辙。”

反贪会官员出动手推车,把一箱箱的1MDB案的文件及资料,推入法庭。

新闻背景:

纳吉在一马公司案下,面对4项滥用本身职权收贿23亿令吉的控状,以及21项涉及相同金额的洗黑钱控状。

- Advertisement -

4项贪污控状指出,66岁的纳吉滥用首相兼财政部长及一马公司董事局主席的职权,收受23亿令吉的贿赂。

他被指于2011年2月24日至2014年12月19日期间,在位于拉惹朱兰路大马银行集团大厦的大马伊斯兰教银行犯下上述罪行,抵触《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23(1)条文,并可在相同法令下的第24(1)条文治罪,一旦罪成,可被判最高监禁20年,以及罚款贿金的5倍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21项洗黑钱控状指出,纳吉于2013年3月22日至8月30日之间,在同一家银行犯罪,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第4(1)(a)条文,罪成可被判最高罚款500万令吉或坐牢5年,或两者兼施。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