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黄汉伟

2019年8月31日国庆日是欢庆独立62周年。9月16日则是马来西亚成立56周年庆。

正当举国欢庆双重庆的当儿,横刀杀出914这个日子。那是巫统定于9月14日在吉隆坡太子世贸中心与伊斯兰党签署合作宪章,宣告正式结盟。

那是两党继1977年分道扬镳后,42年后走在一起。

如果根据数学加减法,巫统伊斯兰党合作将会夺走希盟21个国会议席及45个州议席。2018年大选中,有多区巫统伊党及希盟三角战。如果巫伊票源加起来,有多达21国45州高过希盟得票。单单在槟城就有9个州选区巫伊得票高过希盟。这9个州选区是威北三席、威中两席、威南两席及浮罗两席。

- Advertisement -

在2018年大选中,巫统赢取54个国席,伊党则是18个国席。巫统及伊党的策略家以精算的算法来估计自家胜算,那是有潜能赢取93个国会议席。那距离赢取政权半数席位的112席不远。但是政治不是数学,1加1并不等于2。

巫伊拥抱将会吓坏全马的华裔、印裔、信仰基督教的土著及其他民族。巫伊拥抱将促使国内政治充斥着浓厚的种族及宗教论述。巫统及伊党国会议员在国会辩论总是倾向种族及宗教论述,这是我在国会里深刻感受到的。

在这样一个两阵对垒的当儿,马华民政国大党成了无根浮萍。巫伊拥抱或许会在半岛马来人居多州属取得功效,但却间接帮忙希盟在城市选区巩固其票源。同样的也促使东马两州的支持推给希盟。

下一个有看头的战役很可能是沙巴西海岸的金马利国会议席。金马利补选箭在弦上,有待法律诉讼的最后上诉结果。

- Advertisement -

希盟在政治攻防战中还有不少筹码。前首相纳吉虽然高调的在玩Bossku公关游戏,但他面对SRC及1MDB双舞弊案件在法庭审讯当中。英文财经周刊《The Edge》每星期都有一整页的报道纳吉法庭新闻,对纳吉而言绝对是场苦战。君不见巫统喉舌报《马来西亚前锋报》也闹着欠员工薪水而在关门大吉的边缘。

希盟的马来领袖被马华民政形容为权力很大,也被巫伊形容为没有实权。同样的希盟的华人领袖被马华民政形容为无能,也被巫伊形容为权力狂。这些双面夹攻的手段层出不穷的出现在不同语文的报章。

希盟需要走全民多元路线以抗衡巫伊合作的单元路线。希盟需要在管理经济的政策下得民心,也需管理好社会秩序及种族关系。希盟的领袖在巫伊的挑衅下须沉着应对,带领马来西亚人走出这个混沌的时代。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