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恪宁

这些日子,南洋群岛有两个国家领导,不约而同都为海水不断地上涨操心。眼巴巴看着1000万人口的雅加达每年正在以1至15厘米的速度下沉,连任印尼总统佐科建议把国都迁往婆罗洲加里曼丹的中部。

虽然小道消息传开,新都可能定在帕朗卡拉亚;但是,现有的阶段,一切的方案其实言之过早。不过,印尼所思,显然是玩真的,早前甚至投入400亿美金在海湾外环,营造一座人造岛,防御雅城。

但是,最终付出的代价,恐怕不止这一小笔钱。不论分开多少年执行,不管迁都是否只是牵涉局部的机构,印尼还需回答,他们准备如何处理留守13条河流纵横交错,雅城原地的土地、建筑和百姓?

对岸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跟着在国庆群众大会演讲,也为此提出“气候防卫”,向正在上涨的海水宣战。总理透露,公用事业局已从滨海东到樟宜填海造建小岛,连接堤坝,构成兼为防洪之用的蓄水池。

- Advertisement -

新加坡政府的行政标准,想来遵奉“言必行,行必国”的守则,当然也是玩真的。李显龙轻轻敲打了算盘,说未来100年可能需要投入1000亿新元,甚至加倍更多的资金,保护这个小岛。

当然,从百年的时间计算,每年所需,只是10亿新元。凭靠新加坡政府雄厚的财力、和精英领导过人之能力,想必微不足道。可是,困在海水之中的小岛,可以因此走出如此的困局吗?

同在一个区域,马来西亚难道没有面对海水上涨之劫?8年前的2011年曾有报道说: 2004 年起,这里的海水水位每年上升接近 10 公分。如果水位持续, 至少7 个低洼之地,因此岌岌可危。

当中,槟城、雪兰莪、巴生、马六甲、峇株巴辖、北根及美里,将在 9 年后为海水淹没。此外,海拔介于 1 至 2 公尺的霹雳、吉打与柔佛之海岸,也可能陆续排队遭殃。当中,峇株巴辖情势特别危急,2.5 公尺的海水足以把峇株巴辖淹在海里。

2016年,时任前朝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的旺朱乃迪表示,再次提出警告温室效应导致本国的温度上升。总体而言,两岸大约20%低洼之地,或将面对掉入水中的高风险。

然则,当时身在马六甲出席第16届甲州国际青年论坛,部长没有详说内情,只是点到为止的说:靠海之地,首当其冲:吉打、吉兰丹、登嘉楼、彭亨、砂拉越、沙巴都在名单之中。

- Advertisement -

耐人寻味的是,早前一度说是危似累卵的峇株巴辖,不知何故,此次排除在外。不仅这样,部长当时也没有评估水位上升之后,如何影响槟城、雪兰莪、巴生、马六甲的存亡。

不管怎样,2011年新闻里的9年后嘛,屈指一算,正是近在眼前的2020年。当然,情况也许还没糟到这个程度,然则,不知政府有何规划未雨绸缪,还是继续观望,得过且过?

政权换了,新政改了。然则,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和环境部长杨美盈的火力,似乎仍然放在吸管、塑料袋和洋垃圾。相较印尼总统的忐忑不安和新加坡总理之如临大敌,马来西亚式的处变之不惊,确是世界的典范了。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