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哈末道菲:道歉并不够,扎基尔应被驱逐离境。

主张中庸的已故依斯迈阿都拉曼之子莫哈末道菲认为,印度籍穆斯林传教士扎基尔的道歉是不足够的,他应该离开马来西亚。

他说,这是该名争议性传教士被驱逐的时候了。

“他的座谈会产生的‘伊斯兰恐惧症’已经到了一个阶段,所有保守的穆斯林都被视为可能的恐怖主义分子,保守主义和极端主义之间的区别模糊不清。”

“所以道歉是不够的。我认为他应该被驱逐出境。”

莫哈末道菲是前国会议员,也是前副首相已故依斯迈阿都拉曼的儿子。

- Advertisement -

“有报道说,他最近赞赏一名在孟加拉国犯下恐怖主义者的行为,而柔佛州的某人也因为他提出的伊斯兰教受威胁论,而威胁非穆斯林。”

他形容,这是“歌手”的问题,而不是“歌曲”本身,这是危险的。

莫哈末道菲补充说,当扎基尔还在大马时,其一举一动应受到监控,他的访客也应受到过滤和限制。

“他有狂热的追随者,他们会代表他付诸暴力,并坚持他的传教权。”

《星报》引述道菲的谈话说,政府不应该把这个问题归咎于前朝政府,因为他们作为反对党时也没有充分表达他们的观点或对该名传教士采取坚决行动。

蓝加巴星:扎基尔的道歉不应影响当局是否撤销其永久居留权的考量。

道歉无法修复伤害

虽然欢迎扎基尔的道歉,但民主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区国会议员蓝加巴星表示,这并没有减轻他可能违反其永久居留条件的问题。

“换句话说,扎基尔的道歉并无法修复因他的言论所造成的伤害。”

他说,这个国家一直是多元种族的,希望留在这里的外国人必须尊重和理解这一点。否则,他们不应该被允许留下来。

蓝加巴星也是行动党法律局主任,他说,扎基尔可能坚信他的演讲是“无辜的”,“但这仍只是他的想法。”

他说,当局必须了解,扎基尔的解释和道歉并不能使他免除可能犯下的错误。

“这样的道歉不应该影响当局决定是否撤销扎基尔的永久居留权的考量,当局应以国家福祉为大前提,无畏无惧,不偏不倚作出决定。”

阿纳斯祖贝迪:若真的有歉悔之意,扎基尔就应撤销对大马领袖的诉讼案。

真有歉悔之意应撤销诉讼

马来西亚中庸运动发起人阿纳斯祖贝迪说,扎基尔需要学习马来西亚的方式,并表明他愿意作出改变。

“他道歉很好。他需要学习马来西亚的方式。了解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国家宪章 – 国家原则。”

他认为,为了显示是真的有歉悔之意,扎基尔就应该撤销对大马领袖的诉讼案。

- Advertisement -

“他的道歉应该包括对他们(大马领袖)的道歉。”

阿纳斯说,更重要的是,这名引起争议的传教士必须“明确地谴责”那些显露暴力意图的追随者。

“他必须呼吁他的追随者也为这种不良行为道歉。他应该要求他的学生停止煽风点火。”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