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国会系列,逢周一/周五与你有约!

报导/摄影:巫伟强

18岁青年可以参加大选,还有人对青年国会有兴趣吗?

今届青年国会候选人们认为,随着政府决定调低投票年龄至18岁,青年国会的重新定位和包装更加刻不容缓。若青体部继续让这项青年培训计划流于表面,不附加价值,他们担心青年国会更难找到候选人参与。

其中一位候选人黄文盛就认为,各政府部门或许可以考虑吸纳一些在青年国会表现特出的年轻人,加入其部门服务,让他们可以代表年轻人传达建议,在制定涉及青年的议题时可以听听他们的看法。当然,这个建议在很大的情况还是要胥视相关部门是否有合适的职位,是否合适青年参与。

另一名候选人则说,现在的青年不只想穿西装当专业人士,当中也有不少年轻人是投身农业。所以,扶助青年计划不仅是青年体育部的责任,现在很多政府部门都跟青年有关系,这些部门是否已经在机制内作出准备?是否应该考虑跨部门合作,共同提升青年成为国内各个领域的推手?

- Advertisement -
前首相纳吉曾经参与青年国会,与代表们进行交流。

若不解大选 18岁投票意义不大

黄文盛说,既然政府决定调低投票年龄,政府必须通过教育部在中学课程注入与大选议题相关的课程,公民教育除了灌输和提高爱国意识,课程也必须让16岁或以上的青少年了解大选的意义,为何要行使公民权等常识。若青年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他们为何要去投票站投票的意义就不大。

他建议教育部为学生和大学制定更明确和开放的政治活动指南,大选就是政治活动,你不能这边开放青年投票却又对他们参与政治活动诸多限制。

“教育青年民主议程必须从中学开始著手,目前我国没有为年轻人尤其是即将在18岁行使投票权的青年提供类似课程。政府调低投票年龄这个政策,也间接让学校成为学习和实践民主的最佳场所。”

根据目前的教育课程,学生要到中六才有机会接触到跟大选相关的资讯。国内很多政党也经把入党年龄降至16岁,教育部更应该作出相应的配合。

青年国会是青年们集思广益的平台,还是只是流于表面?

登记制度未与时并进

政府同意让满18岁的青年自动登记成为选民,政府也可利用相同机制,不需要再等青年国会开放竞选时要求青年上网登记,以带动青年参与青年国会。

今届青年国会候选人及曾经参选青年国会竞选的青年觉得,当下的政府似一国两制。全国大选或可采纳自动登记为选民,为甚么唯独青年国会这一块却规定要青年上述网登记,而且,整个登记程序不只没有简化,还相当的复杂。

根据选委会主席阿兹哈较早前透露,增加的新选民中有近400万是现有已经超过21岁的青年,但是,这些青年并没有登记为选民。

一旦实行自动登记制度,他们就是合格选民。到了2023年,新选民的数字会持续增加,大概有800万人是年龄18岁的青年。

这意味着,来届大选的选民人数会增至2250万人,相较于第14届大选只有1490万选民。选委会已启动准备,以应付这大幅度增加新选民,青体部呢?是否已经有相对的措施,以确保青年国会继续拥有其存在意义?

下放投票权 未必利于政府

政府把投票权下放给年轻人,让年轻人对自己的未来掌握更大的决定权,未必对政府有利,没有人可以捉摸得到这些年轻人的想法。所以,来届大选是靠向希盟或是另有选择,在现阶段尚未有定案。

回顾上届大选,希盟所提出的竞选宣言相当吸引年轻民心,尤其是所提及的调低投票年龄至18岁,对很多年轻来人是趋之若鹜。只是,受访的年轻人说,年轻人的政治立场并不稳定,很多时候是取决于当下的社会趋势、就业机会以及他们的心声是否受到重视。若政府的决定跟他们要求的背道而驰,年轻人即使甩头转向也很难说。

若来届大选是在2023年,这表示目前还在中三或中四的学生极有可能会是第一批符合18岁投票的一群。18岁青年是否拥有足够的智慧去投票掌握国家未来5年的政府,取决于他们会关注甚么议题,甚么问题会影响他们的决定。

可以预见的是,18岁至25岁的年龄除了可以参选全国大选,更可参加青年国会,若是青体部还是决定继续这项计划。有青年就为此感到担心,若青体部没有赋予青年国会更大的权限、更大的平台,青年国会或许会随着选民投票年龄拉低而面对更大的挑战。

- Advertisement -

预告;青年国会系列(完结篇)

如何重新定位青年国会,需要从长计划,更需要融集各方意见。


系列(七)回顾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