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国会系列,逢周一/周五与你有约!

报导/摄影:巫伟强

青年及体育部应该加强到乡区宣传,让乡区青年了解青年国会。

要让青年国会洆盖多广范的层面,青年及体育部应该设法加强在乡区宣传青年国会的活动,让来自乡区的青年也有机会接触到青年国会,甚至成为候选人,不仅仅是一名网上选民。

非政府青年组织的领导在接受本报访问时认为,青年国会的建议和声音应该受到肯定,纵观过去两届青年国会,他们所提出的建议有没有受到关注?迄今无从了解。更重要的是,绝不可把青年国会当作是担供一群青年抒发意见或发泄不满的平台,相反的,国家领袖要以开放态度,海纳百川各方建议。

一名青年组织领袖就提到,以他多年参加青年组织及社团的经历,发现我国时下青年们所面对的问题,不外乎就是升学、就业及培训的机会、家庭问题等等。而这一些问题都需要正面的去正视面对和改善,他希望通过青年国会的平台,提供更多有效建议及解决的方案。

- Advertisement -
黄佳祯(左)本身活跃于地方上的青年组织和社团活动。

乡区青年不解青年国会

黄佳祯在念大学时活跃于大专生活动,大学毕业后活跃于地方上的宗教团体及青年组织。他坦言,青年国会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最明显就是乡区青年对这活动就不是很了解。即使是有县级的青年及体育局,他们却没有主动向地方上的青年组织宣传青年国会,在资讯接受不足限制下,乡区青年对青年国会是即陌生又想熟悉。

“我觉得若青年组织有被赋予机会和平台,非政府组织青年团在政治教育方面有其重要角色可以扮演。目前的青年所接收到的讯息未必正确,因为消息来源和管道主要是社交媒体,可能他们接收到的消息是假的,却在人云亦云之下,假的都会传变成真。这是青年必须要懂得分辨和分析的重要性。”

因为对政策的不了解,他们或许会觉得政府在制定或推行某个政策上存有偏差,但是他们并不了解整个政策的执行,所以,他们通常都会对执政党有所误解。在这方面,他坚信非政治青年团就有其角色可以扮演,可以通过研讨会或汇报会让青年们了解某个课题的发生或者是政策的内容,如何以数据看待政策。

尤其华裔青年鲜少会主动去了解政府的运作,每当他们申请与政府有关连的事项,若所颁布的结果不如他们所愿,他们就更坚定的认为政府有偏差,却没有尝试去了解这究竟是真的偏差所致,或是因为本身没有符合政府规定的条件?

与此同时,黄佳祯也希望非政府组织青年团主动了解青年国会的内容,从中鼓励更多青年参与。若是非政治背景的青年成为青年国会的一份子,他所提出的论点和观点可能跟有政治背景的不同,甚至会更贴近民声、反映民情。

局限25岁 限制了发挥平台

黄佳祯认为,若青年国会只局限在25岁,就限制了青年的发挥平台。一般青年从大学毕业时已23、24岁,这只是普通的大学课程,若是其他专业课程如医生,需要更长的时间以考取文证认证,从大学毕业后,他们是社会的新人,生活重心是放在事业上,可能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参与其他社团,更何况是青年国会。

他相信即使是他们有办法在1至2年内,将自己的事业和经济能力稳定下来,恐怕已经超过25岁。若他是在25岁之前没有碰到选举年,他可能就失去了参选的机会。

他个人比较偏向把青年国会的参选年龄上调到30岁,就是跟过往两届一样。这样至少他们在工作之后有时间贡献在青年国会这个平台。25岁到30岁,还有这个时间可以参与,培育他们对政治的热诚。

“我国青年组织领导人很多是自己创业或有家族生意,才有多余的时间参与青年组织。华族主张要先把自己的经济基础打稳才来取之社会用之社会,对于青年国会,华族青年多数不太热衷。

配合30岁青年定义 建议上调参选年龄

黄佳祯说,既然政府已经重新定义青年的年龄为30岁,若把青年国会的参选年龄上调至30岁,也是符合这新法案。

至少在这个年龄层,他们有更成熟的思维有一定的经济的能力,而且这个时候他们在职场上累积了一些经验,这个时候成为青年国会,可能会有更加好的表现。

虽然青年国会没有政治原素,他说,我们的生活周围就跟政治不能脱离关系。政治不一定要参与政党才有政治,两个人或以上就可能会牵涉政治。对于国家发生的事情,青年应该主动去了解,青年团的领袖更有责任去协助政府推动政治教育。

政治的重要性在于对国家以后的发展、前途会带来很多的影响,所以为甚么要鼓励更多青年去从政。

预告;青年国会系列(七)

- Advertisement -

青年有责任发展国家,为国家服务及提供建设性建议。他也希望各政府部门能积极参与,共同发展与推动青年国会议程。


系列(五)回顾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