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的约300名关心华教人士,一致反对在国民型小学小四国语课本纳入爪夷文书法教学。

约300名关心华教人士周日出席“商讨国民型小学国文课教导Khat措施”交流会,一致反对教育部在小四国语课本中纳入爪夷文书法,并支持董总日前发出的共同声明。

槟威董联会及全槟华校3机构代表周日在中华中学举行上述交流会,槟威董联会顾问许海明在会上读出董总与各州董联会联席于8月10日,以“要求教育部撤销在国民型华小与淡小国文科教导Khat的措施”为题的共同声明,获出席者一致通过。

会上,共有13名人士以所属的华校机构或个人身份发言,但13人均反对小四国语课本纳入爪夷文书法。

双溪里蒙光华小学家教协会副主席董建成便强调,家协针对该校家长所作的调查中,有约90%家长均反对。教育部日前宣称,爪夷文书法教与不教全凭老师决定说法,更将老师置在尴尬局面。

“如果家协建议老师不教,但教育局却向老师施压,这只会造成家协与老师之间摩擦,双方互法配合。”

- Advertisement -

他认为,当局不应将压力,施加在老师身上。

交流会上,出席一致举手通过支持共同声明。

无法与科技经济接轨

槟城锺灵校友会理事黄丽秀则代表该会,反对以任何形式在华小课程中纳入Seni Khat,认为这无法与世界科技和经济发展接轨,反增小四、小五和小六生学习压力。

“我们也支持维护华小本质不变,今日的学习难保不变成他日的考试,必须把关。呼吁董事联会发起签名反对运动。”

槟城锺灵校友会理事黄丽秀代表该会,反对是项政策。

“究竟有华小老师会教吗”

此外,一名不愿具名华小校长也出席交流会,反对上述政策原因之一是“究竟有华小老师会教吗”?

她指出,在上述政策下,是校长不懂如何、老师无所适从。本身站在中立位置发言,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声明老师“可教可不教”,重点却是老师敢或不敢。

“如果局长问起,说谁没有教的站出来,有人敢站出来吗?”

她也强调,至今没有华小国语老师被派往接受Seni Khat培训。

出席的发言人中,几乎众口一词赞成教育部增强华小生国语掌握能力,但认为小四纳入爪夷文书法却无助提升国语,只是增加学习负担。其中一名在上世纪70年代就读中学时,曾学习爪夷文代表直说,爪夷文书写太难,不易学习。

双溪里蒙光华小学家协副主席董建成认为,让老师决定教与不教,已置老师于尴尬位置。

列课程指南非选修课

槟威华校董事联合会副总务柯碧娟指出,小四国语课本纳入爪夷文不是选修课,因为有关单元是列在小四国语课标准课程指南中,所有老师均需依指南教学,并在教后撰写评估报告,以说明学生是否吸收,有否达到教学目标。

柯碧娟也是一名退休校长。她说,华小目前一周须上8或9节国语,由学校伸缩处理。但要完成的国语教学课纲繁重,一班学生之中,学生素质往往参差不齐,并非所有学生可追上进度,这或将影响国语掌握本来便弱的学生。

“小三转到小四,其课程学习差异很大。他们必须掌握巫、华和英三语的听、说、读和写,是不容易的。如再增加爪夷文书法单元,负荷得了吗?”

她不讳言,国语进度较差学生,小五时都无法良好拼写国语。一些学校为增强学生国语,便利用副科如美术课,给学生上国语。

“现在小五课本,只有一页介绍爪夷文,另外各一页介绍楷书和淡米尔书法。这与小四要纳入的爪夷文书法是不同的,请不要混淆视听。”

槟威董联会周日邀请槟华校三大机构代表共同交流,由许海明(左3站者)主持,左4为李添霖。

正副部长政治人物各说各话

槟威华校董事联合会主席李添霖强调,董总没有出卖华教。董总与副教长张念群较早前会议后,所谓达成共识只限在目前国民型小学小五课本的一页爪夷文介绍形式,而非小四纳入爪夷文书法。

“其实,到现在我们收到的讯息没有一个是准确的。包括部长、副部长和所有政治人物,都在各说各话。”

但他强调,董总没有出责华教,反之在与副教长会议上仍说明,针对小四纳入爪夷文书法的课题,立场是先搁置,未来教育部一旦要重新提出,必须与董总、教总和其他利益相关者,一起开会讨论。

他重申,作为马来西亚人必须学好国语。但现下小学生课业繁重,在其担任董事长的小学,每每有学生不专心上课,自己便罚学生到菜圃拔草,让学生体力劳动后,明白学习更舒服。

“过后,我问孩子们要上课,还是要拔草,他们都说要拔草!可见,学习负担很重。”

他补充,无论谁做政府,华教人士在捍卫教育路上都战战竞竞。有一说法是希望联盟政府在全国大选时,获华社95%选票,望政府可聆听华社的声音。

另外,李添霖说董总已发起签名运动,望槟州华校三机构都能签名盖章支持。槟董联会期许获得全槟华校的约90%支持。

槟威董联会顾问许海明则说,缺口一开,泛滥成灾。国民型小学学习3语的时间节数紧凑,因加强学习国语和英语,而非加入Khat和其他,干扰学习。教育部是项政策,也遭受一些马来学者如大学讲师达祖丁,还有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和前贸工部长拉菲达批评。

交流会通过的共同声明内容如下:

- Advertisement -

(一)我们表明,依据学者研究成果和文献资料证明,Khat其实就是一项推广古兰经和传播伊斯兰教义的文体。政府欲在学校推行非穆斯林学生学习Khat的措施,不仅非穆斯林社群不能接受,甚至也抵触联邦宪法第12(3)条文。为此,我们坚决要求政府立刻撤销在国民型小学教导Khat的措施,坚持仅保留自2015年开始在五年级马来文课本,介绍各族文字的方式,包括爪夷字、华文和淡米尔文。

(二)我们强调,马来西亚是奉行世俗体制的国家,必须遵循世俗法治国。这是独立建国时的社会契约,是各族人民的默契,也是维护全民利益、维系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础。联邦宪法清楚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不得强迫人民接受任何宗教教义。

(三)董总尊重多元文化,包括爪夷书法与伊斯兰文化,也致力于族群交流,促进族群谅解。我们支持教育部在学校推展跨族群与文化交流,包括在课程和活动融入多元文化价值,让学生了解各族文化特色,但这必须符合各源流学校的实际情况,不能改变各源流学校现有的特征。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