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胡一刀

记得马来右翼组织土权、记得狂人依布拉欣阿里吗?是的,阿里最近成立的新党Putra获准注册了。

这个新党中文媒体译成土著党。顾名思义,阿里摆明车马,为土著、马来人的权益斗争。最好玩是,阿里面不改色坦承,土著党章程95%参照旧巫统党章写成。

都说阿里是“青蛙王子”,从一个党跳去另一个党,从一个派系跳去另一个派系。但看阿里在老巢吉兰丹巴西马的大选记录,就可了解大概。

1986年,阿里代表巫统胜伊斯兰党;1990年,阿里代表46精神胜巫统;1995年,阿里代表巫统输46精神;1999年,阿里代表巫统输伊斯兰党;2004年,阿里独立上阵输伊斯兰党、巫统。

- Advertisement -

2008年,阿里代表伊斯兰党胜巫统;2013年,阿里又再独立上阵输伊斯兰党;2018年,阿里第三度独立上阵输伊斯兰党、巫统。参加八次大选,阿里在巴西马的战绩为三胜五负。

说起来,阿里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2014年他出版自传《被误解的人》,整本书比起马老爷的《医生当家》、陈平的《我方的历史》更厚。只能说,阿里要不是脸皮奇厚,就是自以为是江湖不可或缺的人物。

最神是,阿里不但自信可当吉兰丹大臣,甚至自认可以当首相!

原来,过去因为荒腔走调,阿里一度被讥为马来西亚的特朗普,当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阿里马上雀跃跳起来高呼,“如果特朗普可以做总统,为何我不能成为首相?我认为我也符合资格,唯一问题我需要祈祷。”

好了,土著党能有什么作为吗?这样说吧,一个由一批再循环领袖主导的新政党,主席阿里68岁、署理卡立尤诺斯74岁(巫统前副部长)、副主席之一哈米达(土团党前一姐),真的看不出土著党能走多远?

然而,阿里仍然雄心勃勃,他有信心土著党可以赢得下届大选,并把焦点锁定雪兰莪和霹雳两州,他认为雪、霹两州的非马来人基础政党,在政府行政方面处在主导地位。

雪、霹两州皆为希盟政府,而希盟四党中行动党以非马来人为主。换言之,阿里和土著党矛头对准行动党?说完了,土著党欲赢得大选未免胃口太大,欲抢走行动党的马来票才是目的?

对于阿里和土著党,马老爷一贯冷讽称,任何人都有自由成立政党,他们要成立多少政党都可以,“如果成立100个政党,那是好事。马来社会将再分化成100个势力,而非集中支持一个马来政党。”

“我鼓励成立更多马来政党,当前占60%的马来票,只是分成四股势力,勉强尚可,但现在快要分化成100股势力。”

巫统领袖也是同样看法。不过,阿里反驳,越多马来政党越分裂马来票,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印象而已,到了大选“我们自有策略应对”。

阿里并未透露土著党将与谁结盟。然而,阿里反击马老爷相当严厉,包括抨击马老爷的土团党,“我们不像他们,土著党永不与行动党合谋”,“即使在维护马来人团结方面,土团党亦排在公正党、诚信党之后”。

- Advertisement -

然而,还有更神的是,阿里虽然瞄准行动党,却声称土著党将学习行动党为自己族群百折不挠、坚持不懈的斗争。

既然阿里和马老爷翻脸,一名马来媒体评论人指出,除非阿里的土著党、依占的无贪党(Negara)纯为扰乱视线、分散选票,否则他们极可能加入巫统、伊党的新联盟,而这将强化马来票对巫伊的支持云云。

马老爷曾经评说阿里“以利益为重”。509大选后,阿里没有获得任何好处,所以阿里决心离开马老爷而去?都说了:“花样百出狂草乱,蛙声四起山风寒。”哎呀,狂草乱,山风寒,下届大选看似好戏连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