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卓经。

卷入性侵印尼女佣案的霹州行政议员杨祖强代表律师梁卓经批评一家中文媒体(非本报),在处理此案时,直指警方证实女佣有被强奸的字眼不适当。

他说,如根据警方的文告所指援引刑事法典第376(强奸)条文调查,这是警方的查案的程序,但案件未上法庭不可就概括为”证实强奸”。

此外,针对有记者纠结在警指逮捕,其律师指”自动现身”警方配合调查。梁卓经指出,这是按字面的解释,因为警方一般的程序,必须要有逮捕才能有(口头)保释。

“我强调杨祖强是自动愿意配合警方展开调查,而警方也必须依照警方的工作程序,作出逮捕(非肢体上逮捕)。”

此外,梁卓经提及,印尼女佣声称的案发时间及地点并不符案件逻辑,其当事人有3名有力的时间证人,证明他当时在家庭的庭院外与友人交谈,根本不可能在屋内强奸女佣。

- Advertisement -
杨祖强。

梁卓经周四陪同祖强机要秘书张慧莹前往怡保警局报案后,在记者会上透露,事发时杨祖强的是在家,但是在家中的庭院外,因为他正与一名政治圈外的朋友交谈。 他说,当时还包括杨氏的太太及14岁儿子及印尼女佣共5人。

他指出,报案指遭性侵的印尼女佣只是刚在杨祖强家工作2个月,而依照杨祖强身为州行政议员的身份,根本是分身无术。“杨祖强根本腾不出时间与女佣交谈。”

倾向当事人杨祖强没犯罪

梁卓经也是双溪古月州议员,他表示,以1名专业的律师身份来看此案件,他更倾向其当事人杨祖强是没有犯罪,因为存有的3名时间证人可以证明事发时,杨氏跟他们一起。他指出,整个指控令人感到耐人寻味及不合逻辑。

- Advertisement -

询及有网民质疑为何警方没有向法庭申请延长扣留令查办,梁卓经指一日未上庭也不能证明其当事人有罪。他认为,警方申请延扣的目的是为了有更多时间搜索罪证,以及确保涉嫌者不会潜逃。

在这方面,其当事人是一名人民代议士,不可能会潜逃,加上已允诺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