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摄影:黄素蒂、黄佩珊

“我是非常非常的懊恼,没有及时来看伯公庙,就遇到这样的一个火灾……”

来自中国上海的名艺术家尔冬强(60岁),从事专业摄影长达40年,拥有出版人、航海家、文化学者等多重身份。

正在采集槟榔屿口述历史资料的尔冬强,因采访期间常听槟城人提起大山脚最具历史的玄天庙(伯公庙),就计划着要来看看。

- Advertisement -

却没想到,玄天庙在上周三(3日)遭遇火劫,历史文物付之一炬。当时,尔冬强就身在槟城,出席第二届《艺术为了和平论坛》。

因错失走访玄天庙的遗憾,尔冬强周一(8日)从槟岛跨海到大山脚,进行为期3天走访,並通过大山脚福德正神会理事长拿督庄佛和口述该会与玄天庙的渊源进行文献收集,同时也拍摄玄天庙灾后面貌。

尔冬强抵达玄天庙,拍摄灾后情况。

带着最后一瞥心情 看待时代社会变化

“作为一个摄影师出身、社会文献的记录者,这几十年里就处在这样的一种气氛当中,每天就跟时间赛跑,你不抓紧去拍去记录(历史),可能随时,或到了明天就没有了;艺术家也是在这样的社会变化当中,不断地迁徙工作室、家庭,因为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尔冬强在接受《光华日报》专访时说,在过去40年里,他都带着“最后一瞥”的心情来看待时代与社会的变化,并感慨的表示处在这多变的时代,很多东西若不抓紧时间去看、去记录,可能明天就没有了。

“这些物理遗存的东西,消失的速度超过我们想象,这中间有人为的,也有自然因素和意外,各种各样,就好像这次伯公庙的火灾一样。”

庄佛和(右)翻找仅被烧一角的签纸,左为尔冬强。

亲睹宝贵文献资料 加强保护文物信念

尔冬强在大山脚伯公埕附近做采访,也因此次火灾看到大山脚文化的希望,对本地保留传统文化区块,包括文化的多样性、永续传承等皆感到惊讶。

“此次采访福德正神会理事长拿督庄佛和,也有机会看到了宝贵的文献资料,从早期到现在的经济史、来往账目,包括信札、发票都被完好的保留下来,这样的文献保存和记录,在这现代化的社会里已经是一个奇迹。”

他说,若不是这场大火,大家的目光不会落在关注保存具历史价值文物。

他认为,在火灾中失去先贤留下来的文物肯定会觉得很悲伤,但从另个角度而言,也是提醒人们,无论大山脚、槟城或世界各地,都要对古老文物更认真和细心地保护。

“对于常年做文化历史保护的文献记录的艺术家来说,我也要检讨自己,工作是否到位。”

尔冬强(左)念出签纸内容,右为庄佛和。

华裔先贤南下登陆 大山脚山最强靠山

尔冬强特别期盼,能在不久将来,即玄天庙修复前,人们可先目睹有关庙宇的文献展,因福德正神会保存至今的历史资料及素材足够多,可先与社会分享一部分,这也可让更多关心火灾的民众,了解玄天庙过去的文物及发展轨迹。

与此同时,他以历年航海经验,尝试以不同角度了解大山脚,除了在街头行走也前往登山,并形容大山脚的山,是南来华裔先贤登陆后的“靠山”。

“我也曾航海,驾着帆船从香港、菲律宾群岛到马来西亚群岛、印尼群岛、泰国普吉岛等,在面对茫茫大海时,可以体会早期华裔先贤南下登陆后,突然发现大山脚一座山立在那里,这给人的象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他说,在登山的时候发现老榕树,发现与中国广东、福建的榕树有几分相似,突然认为早期先贤依赖大山脚山的原因,或许是一份家乡情怀所致。

暂时供奉在福德正神会办事处的神明金身。

保留中国文化精髓 槟城生活形态完整

尔冬强说,槟城是整个东南亚中,文化与生活形态保持得最完整的一个华人社会,无论是价值观、生命趋向,很多方面都保留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甚至已超越中国大陆的转载。

他指出,中国近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华民族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作出了很大牺牲。因为建一条桥、修一条路或建一个新住宅区,很多传统、古老的东西被无情拆除。

尔冬强形容,槟城就像是梦想中的乌托邦,因为在这里,多种信仰、民族或各种不同生活习惯的人,都可以和平共处。

“人们可以在古迹保护区、联合国历史及文化遗产区内看到大量的物理遗存,如中国人的祠堂、印度人的寺庙、马来人的建筑或早期殖民者留下来的洋房,这都是物理景观呈现出的一种很丰富的状态。”

“我想,这世界上没有多少城市能做到这一点。”

他也形容槟城是个给人梦想,且令人着迷的地方,除了摩登新颖也散发古老韵味,展示了历史纵横向,在槟城,人们可看到过去百年的面貌,也能看到未来发展的潜能。

庄佛和展示福德正神会保存至今的历史账本。

发展资源无可限量 未来或有重大变化

尔冬强已经连续两年在槟城过年,他在一年里有8个月在外地城市进行采访工作,以一个外来者的视角,打量和看待这些城市的变化。

他说,从槟岛乘搭渡轮到威省的感觉,犹如上海外滩与浦东,他形容如今的北海,如同40年前的浦东,多位低矮建筑物,但未来的发展无可限量,特别是在中国一带一路的共识下。

尔冬强以社会历史观察者的视角坦言,这些地方都有可能发生惊天动地变化,它的发展资源有可能超过其他周边地区。

“放眼世界,在一个更大的范围内去寻找一个类似的城市,我觉得槟城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

庄佛和(左)赠送该会成立百年及120周年纪念特刊予尔冬强。

谁是尔冬强?

尔冬强,历史影像学家、航海家、职业摄影家,曾任记者与编辑,是中国最早具有独立精神的摄影艺术家,其足迹踏遍中国各省及世界各地,为多变的时代贡献了大量的视觉文献,致力于上海史、中国近代史、西域史、欧亚草原史和南洋史考察与研究。著作有《最后一瞥》、《上海装饰艺术派》、《江南古镇》、《上海法租界》数十种画册。

由于在专题和建筑摄影领域成就非凡,尔冬强曾获美国建筑师协会等专业机构颁发的奖项,其摄影成就曾被美国《时代周刊》等西方主流媒体多次报导。

尔冬强的堂哥尔冬升是香港著名电影导演。堂兄弟两人在各自领域皆有出色表现,谁也抢不走彼此光环。

- Advertisement -
尔冬强拍下福德正神会在120周年时挂上的,不幸被大火烧成黑炭的牌“普度众生”匾额。

除了自驾穿越欧亚地区,为陆路丝绸之路做摄影考察及学术研究,他也曾扬帆远航,以无动力帆船开启“海上丝绸之路计划”,用视觉艺术家和航海家的视角,探索历史变迁。

近年来,尔冬强致力进行口述历史访问,用镜头捕捉大量珍贵的视觉文献资料,打捞历史遗存。以上海风俗民情为主题的视觉文献《口述历史:尔冬强和108个茶客》在2010年出版。

自2018年开始,尔冬强每隔数月便来槟城采集口述历史资料,至今已采访约180人,并计划访问250人后从中筛选108人的叙述,出版《口述历史:尔冬强和槟榔屿108位华裔》。

庄佛和(左起)指玄天庙在迈入133年历史的半个月前,发生火灾;柱子上刻画该庙于光绪丙戌年六月十五日吉旦落成;火灾当天恰好是农历六月初一。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