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岛国居民而言,出国是一件很不得了的行程。不过,对于居住在欧洲、中国的人民来说,时不时说走就走已经是一种生活方式,而越来越多欧洲人开始意识到旅行背后产生的环境问题:搭乘飞机所留下的碳足迹。

根据英国《卫报》的报道,尽管飞航交通直接排放的温室气体只占了全欧盟的 3%,搭乘飞机的每位乘客平均每飞行一公里就等同于释放 285 公克的二氧化碳,是所有交通工具中碳足迹最高的。

30 年内排碳量最高的产业

除此之外,飞机旅行所排放的二氧化碳量所增加的速度,远比其他二氧化碳排放来源还要快上许多。这个速度差距大到联合国预计,如果其他二氧化碳排放来源依照计划完成减碳,在之后的 30 年间,飞航产业可能会成为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产业。

- Advertisement -

为了避免飞行所制造的碳足迹逐年增加,在全球各地出现了一群开始向飞行说不的乘客,有些大幅减少非必要的飞行行程,有些则决定这辈子完全不搭飞机。这些倡议者表示,考虑到飞航产业目前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了全球的 2%,而且可能会在 2050 年前增加到 16%,飞航造成的环境问题应该要获得与塑胶污染、减少肉食等议题相同。

瑞典发起“飞行丢脸”行动

2018 年起,瑞典关注飞航碳足迹议题的倡议者开始了一场“飞行丢脸”(Flygskam)运动。如同字面上的意思,“飞行丢脸”指的是因为意识到飞行对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而对搭飞机的举动感到羞愧或有罪恶感。

这个行动之所以会在瑞典发起,是因为瑞典人民曾经是搭机最频繁的乘客。根据瑞典环境保护局的资料,光是 2017 年,整个瑞典的飞航产业综合起来,平均一名乘客承担了 1.1 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全球单名乘客平均排放量(0.2 吨)的 5 倍。

矛盾的是,瑞典政府计划在 2045 年达到“碳中和”(Carbon Neutral)的目标,也就是排放出来的二氧化碳量透过内部减量及外部抵换达到“零排放”,同时,瑞典也拥有“全世界对环境最友善的国家”的名声。因此,瑞典居民认为自己有必要为这些环境保护计划尽一份心力。

“飞行丢脸”运动主要是透过社群媒体的力量传播,在 Twitter 和各大社群平台上,参与运动的人利用“#StayOnTheGround”和“#jagstannarpamarken”等意思为“脚踏实地”、“留在地上”的标签发文、开启讨论串。

搭机等同消费化石燃料

“停飞 2020”计划引起的改变已经可见一斑。2018 年,瑞典机场的乘客数量大幅下降,国内的火车乘客数量也有前所未见的增长。“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他们个人的行为会影响身边其他人的选择”,萝森指出:“如果你继续搭飞机,你身边的朋友就不会做出改变,因为你巩固了这个常态。”

“如果你决定停止搭乘飞机,或实施一年都不搭飞机的计划,你会让身边的人开始反思。过去,民众觉得搭乘飞机是一种很特别的体验,或是很正常的交通选择,他们并不认为搭乘飞机是种消费行为。不过,现在越来越多人发觉,他们搭乘飞机的举动,基本上让他们间接成为了购买大量化石燃料的消费者。”她说。

除了倡导少搭飞机外,响应停飞行动的倡议者也鼓励民众改搭火车旅行。

脚踏车、火车都是替代方案

- Advertisement -

许多正在实行停飞计划的人也表示,停止搭乘飞机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困难,也不是什么大牺牲。崔特顿教授全家大小出门度假时,同样也不会搭乘飞机。相反地,他们搭乘火车、轮船,甚至用脚踏车移动。

“缩减行李、把旅行变成与孩子的冒险行动。”他说:“谁想要呆坐在候机室里?你可以更深切地体会前往未知目的地的兴奋感,边走边计划下一站要去哪里。我们需要找回旅行的珍贵性、特别性。”

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Anglia Ruskin University)全球永续学院(Global Sustainability Institute)的院长琼斯(Aled Jones)表示,人们太习惯短航程的便宜航班了。“我长大的过程中,搭飞机去度假不是什么日常风光。”他说:“停飞并不代表我们会回到未开发的时代,我们只会更专注于国内旅游的选项而已。”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