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恩霆

希盟政府执政一周年,也意味着新政府距离下一届大选来临前,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二十的任期。各大媒体和民调中心趁着希盟政府执政一周年之际,针对其执政表现,推出民调,以一探选民对当前新政府的表现态度。

纵观各大媒体与民调机构所做出的调查结果显示,有三大重点左右着选民对希盟政府过去一年的态度,即是种族课题、生活成本和经济表现。

对于马来社会来说,种族课题的衍生层面相当广泛,其中包括宗教和皇权。新政府上台执政之后,委任非穆斯林出任财政部长、总检察长和首席大法官,导致马来社会一时之间无法接受穆斯林没有担任这些重要职位的改变。此外,《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或称之为ICERD,也让马来社会开始联想到马来主权受到威胁,并相信这个政府是由行动党所主导。

至于非马来人社会,对这一项课题的关注较为低,毕竟44年以后,再有华裔领袖重新当上掌管国家财务的财政部长,这是一项值得欣慰和自豪的事情;印裔社会更迎来了3位印裔部长,这是国阵掌权时代所不曾发生。

- Advertisement -

然而,最近的大学预科班固打制风波,触动了非马来人社会的种族敏感神经线。他们开始意识到国阵所拟定的90对10的固打百分比,并没有随着改朝换代,而获得改善。有人认为大学预科班的入取固打比率应该与马来西亚的种族比率一样,而不是仅仅提供百分之十的学额给非土著学生。

对于这项课题的发酵,民主行动党首当其冲地面对非土著社会的炮轰。行动党从一开始执政,多位领袖对华社喊话,试图教育华裔选民不要凡事都以华人作为出发点。林冠英要求华社成为消除种族主义的先锋,换句话说,就是要华人先放下种族身份;张念群谈及派遣不谙中文的监考官时,指责华人过于敏感;至于倪可敏则认为华人听到“土著大会”就反对,叫华人回家照镜子,因为华人也很种族主义;在大学预科班课题上,刘镇东呼吁华社要超越族群,才能让政府落实国家体制改革。

行动党众领袖的言论,看得出他们正在寻找新的政治论述,而这一个政治论述却建立在过去他们炮轰敌对政党马华的论点上,让人觉得行动党在自打嘴巴。最明显地例子是,行动党元老林吉祥过去都不齿巫统或马华领袖一直拿513种族冲突事件来制造白色恐怖,威吓老百姓。然而,当《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课题爆发之后,林老竟以担心513事件重演,作为不签署有关公约的理由。

- Advertisement -

种族关系不佳的问题,并没有在新政府执政后,获得改善;相反地,情况有趋向恶化,尤其是巫统和伊斯兰党展开合作,发动大规模集会,并在半岛三场补选中连胜,说明巫伊成功凝聚马来人的支持,对新政府要落实国家制度改革,更是难上加难。

当一个政府没有获得国家内占大部分的族群认同时,这一个政府的稳定性将有待考验。为了赢得马来社会的支持,新政府将会做出很大的妥协,看看大学预科班固打制的演变,就看得出新政府要改变国家制度,根本是寸步难行,而最终被牺牲的依然是非土著,也是最支持新政府的族群。

行动党如今面对最大的问题是在执政前,对马华炮声隆隆,不当家不知其苦也,把“新马来西亚梦”说得太迷人,让老百姓目前空欢喜一场,而事实上,无论行动党或马华,两者都不敢在种族课题上做太多的立场表述,以前看马华当种族课题的消防员,如今的行动党则选择以“马来西亚人”概念说服华社接受马来西亚的种族现实,而两大政党根本对种族现实都无能为力。


- Advertisement -